侗语声调的本体与变体

Honh 发布于 3个月前 分类:侗族风情

侗语是一种有声调的语言。侗语已被人称为世界上声调最多的语言之一,是壮侗语族甚至汉藏语系当中声调最复杂的语言。人们把侗语声调说得玄乎其玄,十分高深。但是,实际上侗语声调规则性很强,我们完全可以梳理得很简洁。

侗语声调,按照中国传统研究路径来看,从调类上讲只有10个,其中6个舒声调,4个入声调。跟如果我们不走中国传统研究路径,而从现代语音研究来看,由于促声调的调值,很多时候是跟舒声调的调值基本一致或非常相似,归纳起来,侗语调值也可以简单问归为六个调类(将促声一类视为一类元音)。

调类为6,数字不大,不算很多,但是实际语音中,侗语的派生调值(音调变体)较多,虽然没有形成音位对立,但是也在一定程度上使得侗语声调系统复杂化,听起来好像难以辨认。这就是人们说侗语声调复杂的原因。

大体而言,侗语声调的演变是:从无变体到,由少变体到多变体。

南部第二土语是基本没有变体,就是无变体的情形(受汉语方言影响,现在第一调也逐渐产生变体)。

南部第三土语、北部第三土语则是第一调那里有一个变体。

南部第一土语、北部第一土语、北部第二土语则是第一、第三、第五调有变体,共3个变体(实际上,南部第一土语的3个变体,第三调、第五调的2个变体也不明显,甚至本地人都无法区分第三、第五调的变体与本体。只有第一调的变体与原来调值区别较大)。

 

实际上,整个南部各地目前已经普遍为6个调类,各地都容易辨别出7个调值(也就是第一调的变体与本体区别较为明显)

 

声母

L调

阴平

C调

阳平

S调

阴上

X调

阳上

V调

阴去

H调

阳去

送气 55 11 33 31 53 43
不送气 35   13   453  

 

第一调里,当声母是不送气时发55(调号l),是送气时,发35(派生调号p),例如“菜”mal[ma⁵⁵],“来”map[mha³⁵];

在第三调里,当声母是不送气时,发33(调号s),当声母是送气时,发13(派生调号t),例如“雷”bias[pja³³],“翻”piat[phja¹³];

在第五调里,当声母是不送气时,发53(调号v),当声母是送气时,发453(派生调号k),例如“叶子”bav[pa⁵³],“头帕”pak[pha⁴⁵³]。

唐朝侗语这种辅音与声调的制约非常规整,这在侗语南部方言多数地方也是如此。

不过,也有的地方读派生调值时,送气辅音已与原先不送气的辅音发生合并(因为有些送气音不容易发音,故而被简化)。例如通道高步,“来”[mha³⁵]已经变成了[ma³⁵],即[mh]变成[m],声母发音简单了许多。这一音变现象,导致整个辅音系统系减少30%以上的辅音数目,使得整个辅音系统更加简洁,但此时区别意义的不在是辅音,而是调值,例如“菜”mal[ma⁵⁵],“来”map[mha³⁵],原先可以通过辅音来区别词义,而“菜”mal[ma⁵⁵],“来”map[ma³⁵]之间,则靠调值来区别意义。当然,有比[mha³⁵]更早的读音,是[mha⁵⁵]。我们来认识一下这个音的演变过程:

 

“菜”    “来”

梅林新民  mal[ma⁵⁵],map[mha⁵⁵]

独峒唐朝  mal[ma⁵⁵],map[mha³⁵]

平坦高步  mal[ma⁵⁵],map[ma³⁵]

 

当然还有很多类似的例子。再如:

“眼睛”    “私奔”

梅林新民  dal[ta⁵⁵],tap[tha⁵⁵]

独峒唐朝  dal[ta⁵⁵],tap[tha³⁵]

平坦高步  dal[ta⁵⁵],tap[ta³⁵]

 

我们可以从诸多类似例子归纳出:送气音的出现,致使辅音系统形成送气与不送气的对立格局,我们能通过辅音的送气与否来区别意义。但是,送气音的出现,使得调值发生了分化。当调值起到了区别意义之后,辅音则渐渐变成不能区别意义的成分。我们把这个演变过程,概括为:侗语辅音的分化(原来侗语是没有送气声母,但后来产生了送气声母)促使调值分化,调值分化后促使辅音发生合并(因为部分送气声母发音困难,被简化)。

 

——节选自吴平欢《语音基础理论及广西各族语音》

 

3个回复

联系我们

15676757074

微 信 号:liyuesong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liyuesong@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