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侗族鼓楼

增冲鼓楼的梦幻

增冲鼓楼始建于清代康熙十一年(1672)秋,距今已有三百三十八年,鼓楼为八角形、攒尖顶塔式木构建筑,形如宝塔。鼓楼的底层原来安装有三扇大门,现在已经拆除,留有围栏,正中是一个极大青石火塘,十来平方左右,四方摆有长条宽凳。鼓楼高25米,约占地面积160平方米,内有四根大柱,直径0.8米,高15米,每柱之间距离3.6米,构成正方形骨架,是鼓楼的主心骨。大柱外围三米处,竖有八根高3.5米的支柱,以穿枋方式与内柱相连,将大柱团团围住,拓宽辐射开来,形成八角形貌。鼓楼有了年岁,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与北京的故宫处于同一保护级别。

1997年,国家邮政部发行了《侗族建筑》邮票一套四枚,增冲鼓楼位列其中,我也因此记下了增冲鼓楼。十三年过后的2010年,找到机会在黔东南行走,旅程计划里自然没有忘记增冲,四月三号,在增冲品味鼓楼的这一天,想起了一些遥远的事,冒出一个念头:三百三十八年前,我和一个人在此厮守过一世。增冲是个小村,又有小增冲,大增冲之分,我惦记的鼓楼在大增冲。平时没有跑增冲的班车,可以从榕江县车江大桥头坐开往往洞乡的车,目前正在修路,山路崎岖,颠簸十分厉害,两小时后到往洞。再从往洞搭农家马车、农用车、摩的或者步行去增冲,约有10余里路。当车在大增冲村头停下,一条小溪抢先映入眼帘,数棵五十余米高的绿树掩映着一座风雨桥,再往后看,青瓦的侗家房屋密麻出现,一座鼓楼矗立其间,高出房屋,高出远处的山坡。 

  村寨安静得出奇,听到流水哗哗,风雨桥静卧村头,桥身简朴,桥栏矮小,简单整齐。桥顶盖着屋瓦,中段桥顶建有宝塔,是华美的亮点。河两岸是桥基,左岸有大型石兽镇守,中间设一桥墩,用石头水泥细沙筑成,六七米高,圆柱外形上用各色细鹅卵石镶嵌,美观自然。左面桥头设有小神庙,石头建筑,石门上刻有瓶中生树、开枝散叶图案,庙柱游龙缠绕,庙顶双侧有灵鱼飞来,中间是一尊侧首神兽,雕刻粗拙,内容十分古朴。桥栏上晾晒着许多蔬菜,是用来做酸菜的,以桥为界线,以上是村子,简单的吊脚楼一栋挨着一栋。 

  寨子三面环山,村路边树木茂盛,有鸟叫个不停,路坎上青草疯长。一条石板路蜿蜒进寨,两边挤满了侗家,进入中心,一个约50平米的长方行水池摆在面前,三面都是人家,增冲鼓楼陡然映入眼帘。池水清澈,有洗头的,磨菜刀的,洗衣的,洗农具的,有老有少,穿着一身青色侗布衣服,女的挽着发髻,插一把梳子。人来人往,大人说话声不绝,有小孩在水边嬉闹,池边人家放着电视,正播放流行MV歌曲,一派兴旺的生活气象。 

  增冲鼓楼始建于清代康熙十一年(1672)秋,距今已有三百三十八年,鼓楼为八角形、攒尖顶塔式木构建筑,形如宝塔。鼓楼的底层原来安装有三扇大门,现在已经拆除,留有围栏,正中是一个极大青石火塘,十来平方左右,四方摆有长条宽凳。鼓楼高25米,约占地面积160平方米,内有四根大柱,直径0.8米,高15米,每柱之间距离3.6米,构成正方形骨架,是鼓楼的主心骨。大柱外围三米处,竖有八根高3.5米的支柱,以穿枋方式与内柱相连,将大柱团团围住,拓宽辐射开来,形成八角形貌。鼓楼有了年岁,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与北京的故宫处于同一保护级别。 

  征询村领导意见后,他们借给我竹梯,同意我上楼参观,这是很少能得到的机会。鼓楼有五层,每层楼上叠有数层楼檐,由八根短爪柱,层层叠竖,直叠出十一层楼檐。楼层之间,都留有木梯通行,鼓楼中间是空的,数百年烟熏火燎,风雨侵蚀,积满又黑又厚的灰尘。沿楼而上,每层楼其实就是一圈中空的回廊,楼板已经古旧,踩在上头,竟觉得摇摇欲坠,脚下传来木板撕裂之声。回廊有护栏,或是精细的镂空,或是几何格形,两种风格在上下楼间交替使用。鼓楼不用一钉一铆,全是杉木榫接,精密严谨,历经三百余年的风雨,仍然风采出众,着实是侗家建筑的明珠。 

  村里的老人说,侗族祖先是古越人,龙是越人最重要的图腾,祖先从水滨迁住山地,保持着对水的情感依恋。山脉、河流都有龙脉,建寨要选择“龙嘴”,就是多水的地方或者水源处,每个侗人就是一条小龙,村寨就是龙窝。鼓楼为龙头,寨子为龙身,花桥为龙尾,和山脉河流这些大龙紧密联系,就能通天接地,村寨就会兴旺发达。有些风雨桥不是修在河上,而是修在旱地上,这是其中原因所在。鼓楼下的水池是活水,溢出的水沿水沟通往各家各户,每栋楼周围都有水沟环绕,形成防火水沟,洗刷更是方便,最后,水进入环寨的河流,出寨而去。 

  锦鸡翅膀凤凰尾,比不上侗家鼓楼美,缘楼而上,透过楼檐,看得见村寨,看得见水池,看得见寨路上来往的村民。楼阁正中挂有一面长三米,直径半米的牛皮“楼鼓”,牛皮用竹钉固定,纯手工打造,我像个顽皮的孩子,靠近抚摸不停。三百年的轮回,从镂空的木板间散开的光芒,唤醒记忆的种子,记起来了,这应该是我几世前生活过的山川。 

  “鼓楼是村寨的暖和窝,没有鼓楼无地寻找欢乐,高高的杉木竖起鼓楼来,就有了聚集的场所和欢乐的歌”,站在三百三十八年前的楼顶上,听寨里传来琵琶歌,唱亮了阴雨的山野。我像流水一样游走村寨,寻找几世前在池边梳洗的盛妆丽影,找出来,和我一同化进侗鼓里。

原创文章,作者:逆流的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zuwang.com/contents/1497.html
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在下方留言参与我们的讨论。同时不要吝惜你的大拇指为小编点赞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5676757074

微 信 号:liyuesong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liyuesong@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