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侗族旅游

情迷黔东南

苗族是一个没有文字的民族,它用以传承民族历史,民族文化的途径,不是文字的记录,而是通过口碑,通过苗族的古歌,苗族的服饰等方式来传承。很多时候我们这些外来的人们,总是在破坏它最本质的东西,我们把泊来的东西带给了它,让它的生活变的更舒服更便利,但却也把苗人安身立命的生活方式给彻底破坏了。是非对错,并不是一言一语所能写明白,只希望那些淳朴会慢一点消失,这些人也会慢一点改变,更希望那些进去的人们能尊重那些最为珍贵的财富。

在微雨眼里,旅行可以分为两类:
(一)行走着看风景:背负着沉重的装备,穿越在深山老林,峡谷,戈壁;行走在雪域高原,古道,阡陌.在身体的疲惫中,去感受风景的美丽. 没有喧嚣,没有压力, 真正融入到大自然中.”身在地狱,心在天堂”.
(二) 凝听着看历史 :带着简单的行李,幽游在山水相间的田园风光和古宅深巷的历史古镇中,去凝听历史,了解人文.在普通百姓的生活中,去感受历史这本厚厚的书籍,去感受各个民族源远长流的文化.
显然,去神秘的贵州,探访苗疆古寨无疑在计划未制订之前,便已经被我打上了第二类旅行的标志.于是,一些简单的换洗衣物,一本午正阳先生的旅行日志<<行走黔东南>>,一个NIKON D70相机,18-200的镜头,抛弃了所有和驴行相关的东西,了了然的踏上了南下贵州的路….

情迷黔东南

走进西江,走进千户苗寨
早在制订计划的时候,西江千户苗寨就已经早早的跳进我的视线,在google,baidu,随便一搜便可找出上百条关于它的描述和图片.那么中国仅有的,世所无双的具有””苗都”‘之称的西江,具有1200多户苗家的千户到底是如何一般的景象?!也许一切答案只有到了才能回答…
经过13个小时的火车,从凯里火车站出来,已经接近12点,为了不耽误从凯里到西江的班车,于是打了辆的士直奔汽车站而去,去不想到了点一问,班车的时间改动,调整到了下午一点半(小贴士:从凯里直接到西江的班车只有一班,如果错过了可乘车到雷山,再转车到西江,班次很多),于是便在车站附近的苗侗食府,享受了据说是苗家两条鱼之称的番茄鱼(在苗王家也吃过一类加咸菜的整烧鱼,也说是苗家独制)。
从凯里的高速公路里出来,汽车便行驶到了一条未能称的上等级的柏油公路上,路线蜿蜒曲折,线形分布极不协调,但却也是符合了贵州落后的交通情况.两边的山势起伏,在很多转弯处视距并不好,而汽车司机却宛如拼命三郎般猛踩油门,让满车游客提心掉胆,深怕一不小心掉到山涧里去.不过却也没办法,司机明说了开慢了晚上6点也不见的到达西江,于是满车人只有接受,好在人的适应性总是很强的,在车窗外时不时闪过的苗家小寨和山谷中清澈的小溪时,惊呼和喜喊声,时起彼伏…
在汽车转过了层层的山间以后,视野终于开阔起来.在我眼前出现的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一条河流将两边的山势一分为二,而最醒目的则是那山势中间的那片”森林”,一片全部由刁脚楼连成,从山顶直铺到山脚的森林.刹那间,我也情不自禁的惊呼起来,无法自拔。
突然,做出一个决定,我要走下去…亲自走进这个”大寨”…

情迷黔东南

品读西江千户苗寨
我觉得,不管是苗族还是西江就像一部厚重的历史书,需要我们慢慢品味,越是解决它就越被它深深的吸引。
在寨子里,有很多家庭都可以接待游客,但有导游证的只有两家。此次接待我们的正是其中之一导游阿仰,村支书的女儿。另外一家则是苗王家,家主是现任苗王。苗王家在寨群的最中央,也是最高点,可以俯视整个寨子.按古老的规则,身份越高,在寨子里的房子就越建在高处。

情迷黔东南

苗族的建筑是吊脚楼,多为穿斗式结构,后半部大多置于基岩之上,而前面则用木桩支撑,民居多为两到三个开间,甚至也有多个的连排房,普通的苗寨居民便居住在这里。而具有独立房屋的大多为有身份地位的人,如苗王,长老之类的。吊脚楼底层是以生产和饲养为主的吊脚层,上层则是以堂屋为中心的起居居住层(主人住的地方),和以储藏为主的阁楼层,而现在的作用则成了用来招待游客的住所。

情迷黔东南

上层与阁楼层用狭小的木梯相连.多数游客都喜欢住在阁楼层,可以看的更远,而且走在以木板为夹层的地板上,走一步路都会有”嘎吱””嘎吱”的响声,配合上楼时”咚””咚”的响声,一切都显的那么遥远而真实。每户都有一间堂屋,这里是全家的活动中心,与其他民族不同的是,厨房设置在进口处,这让我甚是奇怪。回来翻阅书籍后才发现,这是为了便于防火。苗寨大多处于山上,取水不方便,特别是在发生火灾的时候,厨房如果在中部,发生火灾则必然牵扯到整个木楼。

情迷黔东南

这里倒是忘了一样,与众不同的装饰了,那就是它的阳台,苗家人称之为美人靠.说起美人靠,这也不只是苗族才有,它是中国古典建筑中一种特有的构造形式,其实就是带靠背的座凳栏杆,美人和精致的木雕形成的一道独特的风景,所以称之为美人靠。在汉民族眼里,真正意义上的美人靠都是设在富户人家深宅大院的阁楼上的。是大家闺秀了解外部世界的窗口,也是这些美人们生活修性的场所。而苗家人则把它变的更实用话,大众化,长长的阳台是完全包容在整个吊脚楼里的加上凉台栏杆和窗户相依为伴,苗人劳动辛苦之余,坐在其上或躺或靠,缓解身心的疲惫.而在我们游人眼里,那则是看书,看风景的好去处,无论是从采光和通风方面,都与自然达到了完美的和谐。

情迷黔东南

行走苗寨间
虽然在千户苗寨度过了美妙的一天,但好高务远的我显然不想只待在原地打转。于是第二天一早,便拿起相机兴冲冲的望外走。穿过西江平寨后的山路爬羊排坡,也离苗寨越来越远,回首望去,早已分不清支书家的位置,那密集庞大的吊脚楼群,也在我眼前慢慢变小,模糊。
当自己真正到了山顶,看到山那边的层层梯田时,心中却又压抑不住的冲动,想继续走下去。层层的梯田,或在近处,或在远处,由于不是种耕季节,收割过的稻田显得那样整齐,田间的青草绿幽幽的,随意间落座的吊脚楼此时却仿佛是一种点缀.从主角到配角,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和谐。

情迷黔东南

贵州的山不高,但多是蜿蜒曲折的路线,即使你早就看到了山脚下,也需要绕上很多大弯才能走下去.就这样我们折腾了半天终于从那山上下来.到了方祥村已经是中午12点左右了,肚子早已经开始闹腾.和当地居民的一翻走足舞蹈之下(语言完全不通),才知道村里居然没有饭店.幸好还有一家商店开在村里的芦笙场边上.热情的苗人把我们亲自带我到商店里,才回去做自己的家事,直让我们感动不已。
小店不大,买的东西也多是贵州本地的商品,店前还有两张破旧的台球桌,有几个学生在打台球.询问之下,了解到他们是雷山民族中学的学生,在节假日回家省亲的.而且还热情的邀请我们去他们家里吃饭。这种邀请,是你难以拒绝的。
由于事先并没有预计到我们的到来,而且在我们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左右,午饭早已经吃过.所以八个人围在一盘剩的野菜汤边上,吃着冷叟叟的饭.饭虽然不多,菜也不好吃,但欢声笑语从没离开过我们,这是一段难忘的回忆.就是那么一盘野菜汤,就足够让我记忆一生了。
偶遇苗侗婚礼
不管是遇到那群活泼可爱的学生们,和他们一起度过一个美好的下午时光,还是能在翻山越岭的时候,接受到一个苗寨婚礼的邀请.做为一个旅行者,我都已经足够幸运了…
新郎是苗族人,在外颇有一番成就,现在宁波经营一家电子公司,新娘是一个美丽的侗族姑娘。本来他们的婚礼会在去年就举行,但却由于年初的那一场南方普降的暴雪天气所阻挡,所以婚礼就推迟到了现在。当然也因此,我才能拥有这样一次难得的机会。
新郎的父亲早早的就在村口等候,见到我们也非常的高兴,热情的带着我们往寨子里面走去。寨子里到处喜气洋洋的,随时可见盛装的苗族男女在忙碌的张罗着,见到我们后却也纷纷的放下手中的活,和新郎的父亲寒暄―用我们听不明白的语言,但眼光却始终不停的在打望我们这群外来客。。。石板台阶上散落着许多鞭炮放过后剩下的红色小壳,两边的吊脚楼张灯结彩,甚至那些悬挂着的玉米棒子也透着那么一股喜气味道,处处洋溢着喜庆和欢乐。

情迷黔东南

都说苗寨的姑娘从一出生开始就为自己准备嫁妆,每年即使省吃俭用也要为自己准备银饰器物,一生只有一次会全部穿戴起来,那就是在婚嫁的时候。新娘大多时候都是在坐着,因为她身上负重了接近三十斤的银饰,就是在我们向她道祝福的时候,她也只能轻起身子,然后又坐下。
苗寨的一场婚礼,就是整个寨子那天的唯一大事,无论是否繁忙,或者经济再窘迫村民都会去参加婚礼。礼金是不分多少的,也可以用物来代替,可以是鸡鸭,猪肉(留了一个悬念,为什么没有鱼呢?)甚至可以是鸡蛋或者大米。陆续的,寨子里的村民都渐渐的赶来,新郎的父亲也开始做起了礼司(寨子里专门司职记录的,通常由德高望重的长老担任)。

情迷黔东南

约莫在四点左右,晚宴的第一顿开始了,当时我也不是很明白,幸好乡希望小学的杨老师给我们解释说,第一顿是为新娘家的亲戚准备的,新娘家在另外隔壁村的另外一个寨子,她们一大清早起来将新娘送来后,现在就要回去了。新郎家的婶婶们纷纷出现在酒席间,两家的婶婶们手挽着手,用歌声表达依依不舍的感情。

情迷黔东南

词大致意思也就是婆家问我们做的酒如何,来这里满不满意,然后娘家说婆家的饭做的好,酒好喝,然后婆家盛情的挽留,然后娘家说天色晚了,我们就要回去了,把新娘留在这里,希望你们好好照顾等等,内容涵盖了生活的方方面面。每唱一次,都要喝一碗米酒,唱不出来也要喝一碗米酒,再旁边听的也要喝一碗米酒,就连在旁边拍照的,居然也被指明要喝一碗米酒。当杨老师翻译说她们要我也必须喝一碗米酒的时候,我也只能无奈的被迫加入到这一场疯狂的喝酒行动中去了。杨老师看形势不妙,想溜走的时候,最终也还是顶不住了婶婶婆婆们的热情歌声,唱了几句后败下阵来,喝了几碗酒后,狼狈而逃。

情迷黔东南

斗完酒,行完酒令后,娘家的婶婶们便开始换上盛装,高声与婆家唱别.她们手拉着手,依依不舍,浓浓的歌声一直回响在寨子里.婆家人也准备了丰富的聘礼,用竹筐挑着,一同往村外走去…行别之际,还要再端上来满满一碗米酒,婆家与娘家人用歌声约定好了,下次重逢的时间…

情迷黔东南

在娘家婶婶们离开后,我们才跟着婆家婶婶们,回到新郎家中. 可惜等我们回来时,仪式已经进行了一部分,我只看到了过走门槛和过火塘两个仪式.也是非常遗憾的一件事。所有仪式完成后,清理出场地,开始摆出长长的酒席.由于桌子的数量有限,来的客人有很多,所以很多客人就只能围地而坐,这也是我前面说及的按礼金分配位置的说法了…主人家会热情的将重要的客人一一请到房间里,事实就是这样的,很多时候并不可能全部面面具到.这不是势利,千百年来就是这样下来的。

情迷黔东南

苗家的酒席间,是看不到素菜的,之先的那一顿,我还真没有留意到这一点.所以当我看到满满的一长桌子都是鸡鸭,腊肉,或者是清蒸的一大块肉(实在不知道怎么描述了)时,喜欢素食的我,惊呆了…杨老师给我们解释说,苗族人在招待客人的时候是不会用素菜的,一来是表示对客人的尊重,二来是显示自己家底的丰厚,如果用上素菜会让客人觉得你的家不殷实,所以不管在婚宴或者是其他时候,招呼客人永远都用上家里最好的肉,最好的米酒,以及最美的歌声。酒席之间,酒最能烘托气氛,所以酒过三旬之后,气氛便火辣辣了起来.不断的有人端着米酒来寻我们这些外来的客人,用苗语,用歌声,和丰富的手势语言…在他们热切的眼光里,你无法拒绝,那是多么的淳朴,或者说是带着狡猾的淳朴,而他们的智慧就在于他们会用最真挚的情感区打动你。

情迷黔东南

所以那一夜注定是属于苗人的,我也属于,所有人都属于.连我也不知道自己最终喝了多少米酒,一杯接着一杯,我忘却了疲惫的身体,和在城市的喧嚣中便的浮躁的灵魂,…,我们在一起唱歌,在一起手拉着手说着互相听不懂的话语….也许不曾听懂说过什么,或者也不记的自己说过什么…
后记
苗族是一个没有文字的民族,它用以传承民族历史,民族文化的途径,不是文字的记录,而是通过口碑,通过苗族的古歌,苗族的服饰等方式来传承。很多时候我们这些外来的人们,总是在破坏它最本质的东西,我们把泊来的东西带给了它,让它的生活变的更舒服更便利,但却也把苗人安身立命的生活方式给彻底破坏了。是非对错,并不是一言一语所能写明白,只希望那些淳朴会慢一点消失,这些人也会慢一点改变,更希望那些进去的人们能尊重那些最为珍贵的财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侗族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zuwang.com/contents/3449.html
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在下方留言参与我们的讨论。同时不要吝惜你的大拇指为小编点赞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5676757074

微 信 号:liyuesong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liyuesong@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