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侗族旅游

牙屯堡:从这里通往侗族的“香格里拉”

湘桂黔交界的山地,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的南部——牙屯堡古镇,绿皮火车连接“三省坡”的秘密。这是焦柳铁路沿线的侗乡风情,比远方更远……

湘桂黔交界的山地,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的南部——牙屯堡古镇,绿皮火车连接“三省坡”的秘密。这是焦柳铁路沿线的侗乡风情,比远方更远……

▌全文4200字,阅读需12分钟。

牙屯堡:通往侗族的“香格里拉”

文·图| 戴明浩

广西北部的三江侗族自治县,毗邻湖南的通道侗族自治县,焦柳铁路线上的火车穿山过河,走村别寨,通过著名的“彭莫山隧道”,会在牙屯堡小站短暂停留。停留,和侗乡的“香格里拉”擦肩而过。

穿过彭莫山的火车

漆黑也笔直的隧道里,人眼隔多远可以看到外面的光亮?火车司机告诉你,这个距离约为2公里。

焦柳铁路,从桂北的三江侗族自治县通往湘西南。

这是夏天,编号为28026次的货物列车正沿着焦柳铁路北上,它行驶在侗族地区,依次和一座座侗寨告别。湘、黔、桂三省(区)相接的山地,云贵高原东缘的苗岭余脉、雪峰山脉南部、南岭山脉最西端的越城岭之间,贵州从江、广西三江、湖南通道等7个县约120万侗族人栖息于此,成为侗族的主要聚集地。

卫星俯瞰,焦柳铁路第一长隧——彭莫山隧道。黄色粗线条为铁路线。

一条长约5.6公里的隧道,从彭莫山腹部穿过。目前,焦柳铁路依旧是连通这方侗乡的捷径。借助卫星地图可以直观地看到,火车经过三江北部的水团站后,再进出好几个隧道,紧挨着彭莫山三江一侧,钻进这条铁路最长的单线隧道。

侗寨相连,古老的湘桂黔边界。

驾驶火车的是柳州机务段的司机于龙江,带着学习司机张嗣敬。老于是黑龙江人,前几年来到焦柳铁路开火车。此前,他在哈尔滨到佳木斯之间开车。越靠近隧道中部,机车排出的烟雾变浓,能见度在缩减,挤进驾驶室的柴油味也随之明显。

焦柳铁路,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干线铁路,桥隧众多,施工艰辛。沿线为多民族地区,是这条铁路的主要特点。

内燃机车开足马力,列车保持42公里时速“探洞”。还有2公里,北侧隧道口的光亮看得见了。明晃晃的洞口,火车却还得走上一段时间。地马,彭莫山隧道北侧出口的村庄,隔着这座厚重的大山,宣告进入湖南。

笃定前行,焦柳铁路的火车头上,机车乘务员于龙江。

牙屯堡站,8公里之后,即将到来。牙己隧道、江头隧道、水团五号隧道……还有多座铁路桥,湘黔桂的侗乡,山一重水一重的远方。那山呢?黑黝黝的穿越,彭莫山上的侗歌正酣,怎么听见?

湖南通道,牙屯堡镇古伦村,玩耍的侗家娃和独特的木建筑。孩子背后弯腰的老人告知:上世纪40年代,村里的鼓楼毁于火灾,这幢建筑作为“鼓楼”使用至今。由于并非标准的鼓楼,该村正筹修新鼓楼。上图为枫香大寨。杨、粟、龙等姓氏是这里的大姓,都是侗族。

“侗”听,就在湘西南

火车,顺着铁路线前行的火车,它察觉到牙屯堡的独特了吗?本已独特的牙屯堡镇,小小的牙屯堡镇,它的四等火车小站,居然每天有5列客运火车停靠,是的,有空调、K字头的绿皮火车。而通道县城,不通火车。

暮春中的牙屯堡站。

独特在于,牙屯堡本身就是一座古镇。千百年来,湘西南的通道,作为楚越分界曾经的走廊,享有“南楚极地”“百越襟喉”之称。而牙屯堡,便坐镇于这条要道之上。就在平行于牙屯堡站的后山——龙山上,“大戊梁”歌会的主办地,已经连续多年在这里万头攒动,大地传歌。

牙屯堡,枫香大寨,安静的午后。

那是四月,春光正好,爱唱山歌的侗族人们,从贵州、广西多地赶来,于谷雨前三天赶到湘西南,热烈的侗家男女云集于龙山之上。绿皮火车,焦柳铁路的绿皮火车,从他们眼前驶过。时光上溯:三百多年前,牙屯堡附近的雄关,驻守的牙将垂涎于美丽的“肖女”,凄婉的结局,肖女与来自贵州榕江的爱人“闷龙”,双双殉情于大戊梁山……故事里的人,不曾远去。以歌传情,是今天的牙屯堡。

牙屯堡镇·枫香大寨,龙大叔为孙儿操办周岁酒席。淳朴的大叔追出寨门,挽留记者分享他家的盛宴。

牙屯堡,不是侗乡的中心。小镇上,透过侗歌去感受,那些唱过千百年的曲子,那是侗语。是,侗族人,全牙屯堡的侗族人,使用自己的语言。如果进入侗乡,要越过海洋,此刻,牙屯堡像一座岛屿。

通道·独坡乡,“独坡八寨”的寨门。该乡东与牙屯堡镇相连,西接贵州黎平县洪州镇、平架乡、草坪乡,南接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林溪镇、独峒镇。森林覆盖率达84%。

能不能登上彭莫大山?那山上藏有一座座村寨。彭莫山的西边,对应着湖南和广西的,分别是三江的独峒镇、通道的独坡乡。共此一个“独”字,什么含义?独坡乡,有八座大寨。“独坡八寨”的牌楼,傲然立于从牙屯堡到独坡乡的山路上。

通道·独坡乡,地坪村一角。

牙屯堡镇·枫香大寨,一位侗族大妈。这种近于天蓝色的衣裳,是侗族大妈们的主要着装。

独坡乡·金坑村,赴宴路上。这位侗族嫂子戴着蓝细方格头帕,做工精致的竹篮装了糯米。每一位侗家女,都使用竹篮带上糯米赠送主人,侗家传统延续至今。

过了独坡乡的地坪村,再登一段山路,就到“三省坡”了。三省坡,处于贵州、湖南、广西三省(区)交界处,主峰海拔1336米,这是越城岭、雪峰山和苗岭山脉过渡地段的最高峰,侗语称为“弄基拉维山”。三省坡高岭长卧,芳草接天,神秘美好。说到三省坡,湘桂黔边界的侗族人,一脸向往的神色——那是他们的圣山,侗民族的“香格里拉”。

牙屯堡镇·枫香大寨,侗锦中的人纹。多个侗族人,手拉手跳起侗族的祭祀集体舞:多耶萨团舞,这是侗族人早起对火以及祖婆萨神的崇拜。

原来的样子

喜悦的日子,连山风也会被感染情绪。如果你的运气够好,瞄准一座侗寨出发,那寨子里头,一户侗家的喜事正在登场。不必担心听不懂侗语,除少数上了年纪的,多数侗族人会用普通话迎接你的到来。你是谁?为什么要远寻这秘境侗乡?

侗家秘制美食——家猪肉炒黄豆。侗族人家会在房屋周边,长期开辟筹办酒宴的做菜场地。酒宴期间,寨中擅长餐饮的本姓大厨,齐聚主人家,浓情献艺。

那古老的盛宴,前接千年的仪式感。一个举杯相庆的理由,会是侗家孩子出生后的满月酒、周岁酒,会是年轻妈妈带孩子回娘家的庆祝酒、会是一个侗家姑娘出嫁的吉日……从牙屯堡前往独坡乡,一道考验探秘者的长路:叠岭重嶂,前方真有人家?

“独坡八寨”,从地坪村赶往金坑村赴宴的侗族亲友,他们带上传统的贺礼,翻山越岭而来。

登临独坡乡的金坑村,满目林莽青峰,行过迢迢山路,你和世界隔着如许青翠;独坡八寨之地坪村,依旧的鼓楼凌空,勇敢者的路途之远,驼团寨倚守于三省坡之东。每一座侗寨,都让人沉醉,鼓楼、风雨桥、层层叠叠的侗家木楼、古朴的寨门,他们和云雾纠缠,隐没群山。

独坡乡·金坑村,一个侗族孩子的满月酒宴上,侗家酸鱼闪耀金色光芒。孩子的爷爷杨礼怀告诉记者,为了这一天,家里的大肥猪养到快600斤。其他菜品亦无比丰盛,当天宴席的规模是60桌。

那一坛酸鱼,还是原来的样子。侗家人待客的顶级美味,酸鱼!四五年时间的腌制,牵来侗乡慢悠悠的烟火。开坛,被当作贵宾礼遇的时刻。感念那个,待你如初见的侗族乡亲吧。酸鱼何来?滋养于湘西南的青山绿水间。湖南怀化,湘黔桂交界之地,闯入侗族人的家园。

牙屯堡镇·枫香大寨,一幅长约一米半的侗锦,需费时一周。

那一架纺车,还是原来的样子。牙屯堡每一户人家,都陈列着从前的织机。一幅侗锦、一方头帕、一件孩子的风衣,细密的针脚还原大地五彩:太阳纹、蝴蝶纹、百花纹,比花团锦簇,比春天恒久。当织锦、贴花、绣花、挑花四种工艺合于一身,一个侗家娃娃灿如朝霞。幸福的侗乡孩儿,背后有他们的外婆和奶奶,慈爱地传递高尚、优雅、细腻、素朴的审美基因。

牙屯堡镇,一碗侗粉的惊艳时光。店老板李约兵,看着自家媳妇吃掉平常一碗粉。湘桂黔交界地的侗族人,并不知晓这一碗其实味觉深藏。可是,离开牙屯堡,便再不能遇到。

那一碗侗粉,还是原来的样子。湘桂黔交界,自有味觉流通于几百里侗乡。贵州的“牛、羊憋汤”传至广西三江,“我们牙屯堡的烹饪,坚守住辣的边界。”牙屯堡镇上,“一家香粉馆”的店老板李约兵,以一个侗粉秘密制造者的身份,对本地味道作出判断。沿着一碗侗粉寻味,让人不由陷入思考——怎么才是道地美食?!

寻路湘桂黔之边界,一个彝族青年的远行。

他们到达侗乡

火车的神奇在于,它把“始发站”和“终到站”连结起来。若没有这样的一列火车,你想那两个城市如何从时空上进行关联?!随之串为一体的,是那一路的城镇以及辐射的乡村。火车带来远方的消息,影响也改变着侗乡的印记。

比远方更远,开过侗寨的火车。

并不太为人知道的牙屯堡,通道侗族自治县的小镇,和一些城市无形地“交流”:深圳、成都、南宁、张家界、广元……够丰富的了,对于一个侗乡小镇。小小的镇子边上,“牙屯堡站”,拾级而上几十步台阶,铁路部门落实规范的客运管理标准,袖珍版的售票室、转身就是装有安检仪的安检……客运员大叔引导旅客上车。站台上,身着制服、大檐帽的客运值班员和列车长交接旅客信息。

焦柳铁路,深夜,火车驶离牙屯堡站。

这是一列风雨无阻的火车。南宁开往张家界的火车,深夜到达小站。对于旅人,小站牙屯堡,是归来也是抵达。归来,是一名侗族人回到故乡;抵达,是一个外乡人的新奇张望。鼓励牙屯堡骄傲一会儿,许多旅客还会搭上汽车,去到通道县城双江镇。

火车视野中的侗乡。

每一个成年人,都有各自在路上的缘由。那一列出没于湘西南的火车,人们花钱买上一张车票,开启或短或长的旅程。挺进侗乡!近千名四川绵阳人,活跃在通道,已是多年的闯荡群体。他们受益于南宁到成都的绿皮火车:多数人在通道卖菜,做大厨的带来“川味制造”。经济交流日益频繁的年代,美味的传播,其实是被火车牵引着奔流。

彝族青年吉则石达,牙屯堡,第一次进入牙屯堡站。

谁能凭直觉感知?将眼光投向湘桂黔交界的山峦,“坐火车去牙屯堡吧!”四川大凉山的吉则石达,一名24岁的彝族青年小老板,他需到牙屯堡做几个月功夫的电力工程。吉则石达,第一次进入牙屯堡,从怀化包车花费了近千元。到侗乡后,才知道“居然通火车的啊!牙屯堡到怀化,183公里,票额28.5元。

牙屯堡站,临时参与铁路线路维护作业的侗族大妈。

通道侗乡,聚族而居的村寨,少则一百多户,多的达五六百户,侗族建筑群往往会簇拥一所小学校。去通道支教!秘境侗乡的召唤,传遍于无数支教公益者的口耳。一队队支教老师把终到站定为牙屯堡,下了火车,再化身为独行侠,前往云雾中的侗寨。侗乡往事,于是发生。

牙屯堡站,林源,一个苗族青年的侗乡岁月。

到达侗乡,一名年轻的铁路人林源,工作于牙屯堡已3年。2018年春夏之季,铁路部门要对焦柳铁路这段线路进行“大机整道施工作业”,他的主要工作是负责施工的安全防护。林源所在单位全名为:中国铁路南宁局集团有限公司柳州工务段。翻过东边的越城岭(事实上不能翻越),便是他的老家——城步苗族自治县。一个湘西南苗族青年的侗乡岁月,正开启于“远方”牙屯堡。

他守望一列火车,奔驰于焦柳线上。

侗族大歌,贵州省从江县西山镇大翁村。

牙屯堡·粟义勇(侗族) 特约摄影

《侗族大歌》,侗族多声部民间歌曲的统称,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至今已有2500多年的历史。是中国侗族地区一种多声部、无指挥、无伴奏、自然合声的民间合唱形式。2009年,侗族大歌被列入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侗族大歌不仅仅是一种音乐艺术形式,对于侗族人民文化及其精神的传承和凝聚都起着非常重大的作用,是侗族文化的直接体现。

——据网络

☆本文背景音乐,选自中唱上海2006年CD《侗族大歌:东方神韵系列》。

【致谢】牙屯堡镇“加州宾馆”颜佳佳女士,对本文采写提供有力支持。

【攻略】

牙屯堡镇:位于通道侗族自治县西部,东靠双江镇,西连大高坪苗族乡,北临地阳坪、菁芜洲镇。境内山峰连绵,海拔800米以上的山峰有3座,最高峰冷水坡海拔925米。牙屯堡河贯穿全境流程约15公里。焦柳铁路贯穿境内长11公里,设牙屯堡火车站。该镇以境内驻地牙屯堡村得名。牙屯堡火车站位于新镇区内。

交通:铁路方案:北向,走沪昆高铁到怀化南站,经怀化站183公里到牙屯堡;南向,走贵广高铁到三江南站,穿三江北部侗族地区到牙屯堡;查列车时刻表,“柳州-牙屯堡”会查不到车次,应查“柳江-牙屯堡”。公路方案:包茂高速(怀通高速)、厦蓉高速(桂三高速)在通道坪阳相接。

—— 2018年6月5日列车时刻表数据 ——

——| 小站 2·焦柳铁路 · 八斗|——

《铁道小站 | 最炫民族风:当火车遇到侗乡》

本文来自南宁铁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观点不代表侗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站所载内容皆是为了侗族文化公益宣传和侗族文化交流学习,无任何商业用途及收益,如有疑义,请联系我们处理。
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在下方留言参与我们的讨论。同时不要吝惜你的大拇指为小编点赞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5676757074

微 信 号:liyuesong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liyuesong@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