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侗乡游记

一只粽子的回想

已经许多年没有吃到那样纯粹的粽子,那种竹叶清香合着草灰厚重的味道,那种只有在回味中才能体会出香甜的味道……

edfedfedf

这一日早餐,主食是一只米粽——内里包有肉馅的米粽,其间还有芝麻的点缀,味道还是相当不错,只是个头的份量稍显多了一些,一个人吃起来还是颇费些劲头。这些年,吃过了煎粽、甜粽和各种馅料的粽子,我似乎早已忘记儿时曾吃过的米粽的味道——已经一晃阔别快二十年的味道。

记得小时候,那是农村商业活动极不发达和囊中羞涩的年代,一年之中家里一般只在端午节前后才会包粽子,不像现在随时随处都可以买得到。那时候觉得包粽子是挺费糯米的,山区里一般的人家水田都不多,而糯米的产量又极低,为了养活越来越多的家庭成员,绝大部分的稻田都改种了籼稻——一种杂交水稻。因此,数量有限的糯米就逾显弥足珍贵。包粽子在家里从来都是一件大事,必须全家动员。先是到山坡上或者溪涧边,从一种低矮的竹科植物上采摘新鲜的粽叶,及时洗净、晾干表面的水滴。接着是准备粽子的主要食物成分——粽米,用筛子将优质的糯米从米粒中筛出,同时把糯稻稻穗上去谷后留下的禾杆烧成草灰,浇上泉水滤除渣滓,取得黄澄透澈的灰水——草灰含碱,传统上认为可以消灾去病。将筛出的糯米倒入灰水中浸泡一夜,第二天赶早便可以开始包粽子的工序。

每当这天的早晨,我总会早早地起床,和爸爸一起架锅烧水,上面放置一只蒸粽子用的竹抽屉。然后,妈妈和姐姐们紧锣密鼓地开始了最忙碌的工作——包粽子。看着一粒粒泡得饱满发胀的糯米裹进一张张绿色的被子里,勾起了我无穷的好奇心,不顾姐姐们的再三警告,也学着她们的模样抓起米团包扎起来。在那个农村物质匮乏的年代,我们的粽子是没有馅料的,并且形状也只有两种:一种是三角粽,一种是“枕头粽”——形似小枕头的粽子。我因技术不过关,包的粽子个头极小,大约比拇指稍大一点,还向妈妈撒骄着要给小粽子找“妈妈”,妈妈最终拗不过我,每次都会为我特制一只粽子——就是在一只大的“枕头粽”下吊着五、六只我包的小三角粽,这样小粽子就有“妈妈”了。这只粽子的两头还要绑上草绳,因为煮熟之后我还要斜拷出去“招摇过市”,炫耀我的小粽子有“妈妈”呢!

许多年后,我在异乡又陆续吃到内容更加丰富的粽子,馅料里有猪肉、鸡肉、豆类、芝麻和许多叫不上名的食材,味觉更加新鲜、食物更加精致,而包在外面的那层米粒以及最外层的粽叶,似乎早已沦为了配角。我已经许多年没有吃到那样纯粹的粽子,那种竹叶清香合着草灰厚重的味道,那种只有在回味中才能体会出香甜的味道……这未曾泯灭的味道时时在提醒着我“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人生路上时刻保持一颗纯粹的初心,认清明天的去向,勿忘昨日的来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生活文章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ngzuwang.com/contents/5686.html
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在下方留言参与我们的讨论。同时不要吝惜你的大拇指为小编点赞哦!

联系我们

15676757074

微 信 号:liyuesong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liyuesong@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