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侗族风俗

通道再生人,莫非生命真有轮回转世?

在湖南、贵州、广西交界处的侗族聚集区,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自称是死后转世,能够清楚地记得前世的事情,有的甚至与前世亲人再续前缘。这些人被称为“再生人”。其间多数“再生人”不愿意自己的生活被打搅,拒绝接受采访。从而使得这一群体愈加神秘。

在湖南、贵州、广西交界处的侗族聚集区,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自称是死后转世,能够清楚地记得前世的事情,有的甚至与前世亲人再续前缘。这些人被称为“再生人”。其间多数“再生人”不愿意自己的生活被打搅,拒绝接受采访。从而使得这一群体愈加神秘。

不久前,小鱼在大山深处与世隔绝的湖南省通道县的芋头古侗寨,偶遇神秘的“再生人”,有幸对她进行采访并相处了48小时,了解到许多不为人知的神奇故事。

或许是多年的习惯,或许是职业病,每到一个古村落,我都会住进村民家,深入体验当地的民俗文化与生活。这回,我来到位于湖南、贵州、广西三省交界处通道县的芋头古侗寨(玉都古侗寨)。在古色古香的芦笙鼓楼,我发扬了双子座善于沟通的特长,与当地淳朴的村民们聊天。我很是好奇通道神秘的“再生人”这一现象,问了又问。

侗寨里的杨大叔笑着说,姑娘你到我家来玩吧!我有个“再生人”外甥女,今天恰好来走亲戚,年龄也和你差不多,你可以和她聊聊。

我只是比你们多了一份前世的记忆而已

于是,在杨大叔家,我见到了这位神奇的“再生人”美眉。这个面目清秀的“再生人”美眉叫姚露(化名),今年24岁,性格开朗活泼,有着甜美的笑容。如果不是杨大叔告诉我,我根本看不出她是“再生人”。姚露见我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她,莞尔一笑,道:你别老盯着我看嘛,我们“再生人”长得和你们一样,只是比你们多了一份前世的记忆而已!”

我舍不得我的孙女,所以这辈子我成了她的女儿

或者是因为年龄相近的缘故,我和姚露一见如故,聊得很是开心。姚露告诉我,她家就在芋头古侗寨附近,她是土生土长的通道侗族姑娘。她记得上辈子是自己的太外婆,也就是外公的母亲,叫石培树(音译),生于1899年。上辈子就住在芋头古侗寨,以唱侗歌为生。因此这辈子的姚露特喜欢芋头古寨,经常来芋头古侗寨的舅舅家走亲戚。

姚露说,石培树对自己的孙女(姚露的母亲)疼爱有佳,经常带在身边。1973年,74岁的石培树因病去世,当时才刚满10岁的孙女(姚露的母亲)哭得象个泪人。石培树割舍不下对孙女的深情。时隔19年之后,石培树转世出生,成了她最疼爱的孙女的女儿——姚露。

姚露说,她和母亲有着非同寻常的亲情,母亲格外地疼爱她,她也很能理解心疼母亲。二十多岁的她还经常陪母亲一起睡,冬天为母亲暖脚,夏天为母亲趋赶蚊虫。姚露有一个刚满20岁的妹妹,但妹妹并没有前世的记忆。

我刚学会说话,我就会流利地唱侗歌

姚露说,关于前世的记忆,是从她刚满三岁时开始恢复的。当年刚满三岁的她,在没人教的情况下,突然有一天无师自通地流利地唱侗歌,会唱很多首,见人就唱,并拉着邻居们听她唱。还不厌其烦地告诉别人自己前世的名字-石培树。杨大叔告诉我们,幼年时姚露最喜欢唱的那几首侗歌,正是自己的外婆-石培树以前最喜欢唱的。姚露还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对音乐特别喜爱。无论多么复杂的曲子,姚露只要听过一两遍,就能准确无误地唱出来。姚露还笑着给我们唱了好几首侗歌。虽然歌词我听不懂,但音律感觉特别地舒服好听。

红鲤鱼汤抹去了她上辈子的记忆

虽说在通道“再生人”的例子很多很多,通道人早已见之不怪,但姚露的家人还是颇为担心。姚露的外公是当地的一名教师,平素非常严厉。当老人家得知自己年幼的外孙女,开口闭口就说是石培树,并管自己叫儿子,将一家人的辈份弄乱了,顿时火冒三丈。姚露的外公叮嘱姚露不能对外乱说。可当时年幼的姚露哪能控制得住呢。外公更是离奇地愤怒。一直到现在,姚露都特惧怕外公。

家人们聚在一起开会商量,决定抹去姚露上辈子的记忆,让她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汉族有个传说,人死后,过奈何桥、喝孟婆汤,转世可以忘掉前世的事情。而在通道,侗族人也有着相传的古方,让“再生人”小的时候吃侗族的“孟婆汤”——红鲤鱼,据说能够忘掉前世的记忆。于是就找来了当地的红鲤鱼,熬成浓汤让姚露喝下。或许是因为吃了多条红鲤鱼,姚露前世的记忆被慢慢淡忘了。

自己前世不重要,这辈子生活得好才是最重要的

杨大叔家里恰好有着多余的客房,姚露邀请我一起住下。据说侗族的女孩子,从小就非常能干。姚露说,她读小学的时候,就跟着父母学会了织侗锦、打糍粑、做油茶以及做酸鱼和酸肉。姚露非常热情,带着我在芋头古寨里参观,不厌其烦地告诉我哪条石板路是她上辈子走得最多的,哪座鼓楼是她上辈子经常在那儿唱歌的。姚露还带着我参加“行歌坐夜”(侗族古老的婚恋习俗),并告诉我,石培树就是在参加“行歌坐夜”时与丈夫一见钟情许下终身的。

姚露还说,曾对自己是“再生人”有过困惑,后来得知自己身边的例子很多,便把心态放平和了。离别的时候,爱笑的姚露告诉我,自己前世不重要,这辈子生活得好才是最重要的。她希望自己今后的生活快乐幸福!

用科学暂时还无法解释 “再生人”现象

在通道探访的多个日子里,我仔细观察了当地的水、植物、空气、动物等等,没有发现异常,查阅了很多资料,但都没能查询到值得寻找的规律与线索。根调查统计,通道县在世的“再生人”超过110人,是目前所知的世界范围内爆出的人数最多,最为集中的“再生人”群体。“再生人”年龄大部分为五六十岁,最小的是个男孩子,才六岁,刚上小学。早在2011年,通道县官方联合中国社科院相关专家对通道县“再生人”现象进行了考察研究,得出的结论是“肯定再生人现象的存在,但没有找到科学依据。”真相究竟是什么?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本文来自,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观点不代表侗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站所载内容皆是为了侗族文化公益宣传和侗族文化交流学习,无任何商业用途及收益,如有疑义,请联系我们处理。
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在下方留言参与我们的讨论。同时不要吝惜你的大拇指为小编点赞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5676757074

微 信 号:liyuesong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liyuesong@qq.com

QR code